首页 做韵律操的妈妈 下章
第九章
  阿诚的量比平时竟又多了许多,的妈妈小腹都有些微微鼓起,当阿诚将自己的大巴拔出来的时候,过多的溢满般的了出来。

 而妈妈的小有些也有些难以合拢了…良久,妈妈神情慵懒的蜷缩在阿诚怀里,一边抚过阿诚的腹肌,一边用腻的出水般的声音撒娇着:“坏死了你,上次哄人家为你,这次竟然强人家,人家叫你不要进来,你还强进来人家子里,烫的人家好热,要是怀孕了可怎么办啊!”阿诚正面脸惬意的在妈妈大子和美游走,闻言一笑“实在是林姐你太美了,面对你这对丰的大子和翘的大股,就算柳下惠也难以自啊”

 “就会说好听的哄人家,男人哪有一个好东西,就对人家的子和股有兴趣,只想着把人家搞上人家,一点儿也不是喜欢人家!”经历过刚才的一场爱妈妈被阿诚彻底的征服了。

 明明被哄的很开心,却还故意娇嗔着“还有,刚才竟然那么鲁的对人家,的人家现在下面都肿了呢!”

 “哦?那我给林姐好了”说完,阿诚又向妈妈的下体探去,妈妈的下体还是一片润,出的水混合在一起,阿诚也不顾的捏了起来。

 “嗯…别…人家不行了…”说完,妈妈急忙神出如玉般的小手将阿诚作怪的大手抓了回来。阿诚回来手,并起来两手指在妈妈面前晃了起来。

 上面布满了妈妈的痕迹“宝贝,我只是摸一下就出水了哦”妈妈一看羞涩的娇了一声,阿诚却一把将手指深进妈妈的嘴里搅弄了起来。

 “乖,宝贝,给老公干净”“呜”妈妈嘴里发出了呜咽声,看阿诚并没有将手指出去的意思,一双媚眼有些幽怨般的白了阿诚一眼,柔顺的用自己的小香舌舐起了阿诚的手指。

 甚至如口般的轻轻吐了两下,千娇百媚的媚态看的阿诚大又昂扬了起来,不顾妈妈的妩媚求饶又提干了起来,新的一轮盘肠大战过后,妈妈浑身瘫软,眉眼离,娇吁吁,极尽温声软语之能才终于让阿诚了出来,子又一次灌满阿诚的却也顾不得了。

 因为正是她“哦…亲丈夫…将你的浓给人家…死人家…哦”的娇叫声中,阿诚才终于缴械而出,当然,若不是顾忌到爸爸的下班时间,面对妈妈这样的极品尤物,阿诚也不会那么简单的放过妈妈。

 当爸爸回来的时候,阿诚和妈妈已经收拾妥当。妈妈上身换了一件白色全镂空蕾丝衫雪纺衫收修身短袖T恤,下身则是一条黑色包修身短裙,短裙沿着妈妈的线形成了一个翘的弧度。

 并且被阿诚半强迫般褪掉了内,惹的妈妈娇嗔连连,除了妈妈此时一脸未褪的表情,再也不看不出任何痕迹。看到阿诚爸爸显的很高兴,热情的留阿诚吃晚饭。

 爸爸浑不知就在刚才,他自己娇媚的老婆被他心中印象很好的青年用大巴狠狠的弄了一场,还在了子里。晚饭的时候,爸爸发现阿诚的呼吸似乎有些重,还很关切的问他是不是不舒服。

 他也没看到的是他心目中端庄贤惠的子正伸着芊芊美足正磨蹭着阿诚的小兄弟…晚饭过后,阿诚主动帮妈妈去收拾碗筷,闲下来的爸爸则在沙发上看着报纸打发时间。“呀!”

 ,听到了妈妈娇呼,爸爸将头转过来。从爸爸的角度看去,只见妈妈和阿诚一起在洗碗,似乎没有任何的异样,暗自摇了下头,继续看自己的报纸了。

 视线拉到爸爸所没看到的橱柜下边,阿诚的一只大手正伸进了妈妈短裙里,放肆的在妈妈捏着。

 得意时还会将手指入妈妈的间一而出。妈妈没想到他竟然如此大胆,被他突袭之下才有了刚才的一声呻

 不几下妈妈就被搞的泛滥,下身一片泥泞,双眸离,编贝般的玉齿紧咬着感的薄,避免自己再发出羞人的呻,不堪般伸出一只玉手想阻挡阿诚对自己的侵犯。

 身前美妇的丈夫就在不远处,若一回头就能发现此处的异样,当着美妇的丈夫面肆意玩着她的美,欣赏着美淑妇似羞涩,似抗拒,似担忧的表情,阿诚正觉得成就意满。

 正在出,看美妇伸手来阻止自己,阿诚另一只手毫不犹豫的一把抓住妈妈的玉手,手把这手将妈妈的玉手往自己按在了自己的大处,隔着衣衫套弄了起来。

 “嗯…别在这…”妈妈尽量低着声音,气,娇躯无力的不得不贴紧了阿诚雄壮的身体。

 “嘿嘿,吃饭的时候竟然敢挑逗老公,看老公好好的教训你!”吃饭的时候阿诚火就被妈妈勾了起来,此刻竟也顾不得爸爸了,说完放过满手的,两指一并进妈妈的小了起来“呜…人家…人家不敢了…老…公…饶了人家把…嗯。

 “不堪阿诚的侵犯,妈妈连忙讨饶了起来”嘿嘿,晚了,不让老公消了火别指望我能放过你。”说完,略一低头,在妈妈的脖子周围亲吻了起来,兴起时还会伸出舌头舐妈妈白的耳垂。

 “嗯…呜…”妈妈再也耐不住呻,赶紧伸出手死死的捂住了自己的嘴,以免被爸爸发现。

 五分钟后,身体和心理上的双重刺之下,妈妈再次达到了高,下体涌出的水沾满了阿诚的手指,表情离的彻底软倒在阿诚的怀中。

 “嘿嘿”阿诚得意一笑,将还没回过神的妈妈调转过身面对着自己,轻轻放倒在了橱柜下,掏出大向妈妈的小嘴里捅去:“乖老婆,给老公!”

 妈妈还没来的不及拒绝,一个火热巨物就伸进了自己的口腔,头部被阿诚固定着,怎么也逃不开。

 无奈之下,妈妈媚眼如丝的瞥了阿诚一眼,含羞似怯的吐了起来,妈妈的口技很生涩,但是心理的刺让阿诚感到无比的愉悦,开心的享受了起来。

 “咦,雅卿呢?”却是爸爸不经意扫过来的时候不见了妈妈的身影,开口问了起来,从他的角度看不到此刻橱柜下正为阿诚口的妈妈爸爸的声音一响起,阿诚和妈妈都是一滞,妈妈更是不敢妄动了,阿诚此时已到了爆发的边缘,胆包天之下,一边拿起一个碗假装擦了起来。

 一边动了在妈妈小嘴中进出着:“林姐刚才上楼了啊,教授没有看到么?”“哦?这样啊,我去看看她”爸爸说完站起身来,却是一脸疑惑,难道自己看报太认真,连雅卿过去都没看到么?摇了摇头,也不再纠结,向楼上走去。嗯…爸爸站起身的一瞬间,阿诚终于爆发了出来。

 将努力的进妈妈的喉咙,快意的了起来,而妈妈为了给男人最大的愉悦,不过喉咙被烫的火热,卖力的咽着阿诚的子孙,随着阿诚最后一波的冲击,妈妈竟再次达到了高水一股接着一股,短裙彻底的被水浸了一片。

 爸爸在楼上转了一圈也没有找到妈妈,当他满脸不解的下楼时,发现妈妈正在和阿诚聊着天:“咦,雅卿,你怎么在这里,阿诚不是说你上楼了么?”

 “老…公。”妈妈拖着长音腻声叫道,眼睛确是看着阿诚:“人家刚才是上厕所去了,阿诚大概以为我去的是楼上的厕所了吧?”“嗯。”阿诚赶紧接口答应,并冲妈妈暧昧的笑脸一笑,很明显,他是在答应妈妈叫他老公。

 几个人正说着话,六月里的天说变就变,外边下去了大雨,爸爸自然挽留阿诚今晚就不要回去了,留下来住。阿诚自然满口的答应了下来。

 “我去给你收拾个房间。”妈妈自然也是满心欢喜。“我去帮你一起收拾吧。”阿诚也随妈妈上了楼。哎。  M.mONnxS.Com
上章 做韵律操的妈妈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