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青的情人 下章
第44章 庇骰光溜溜
  纤小的娇躯在上不安地挪动,好不容易,才开始吐吐、十分腼腆地、像对陌生人讲自己的事情般,道出她今天跟“情人”约会到一半,因为情绪失常、感情冲动,抛下他,却又跟那个刚认识的洋人,跑到他住处的事。

 彷佛只有用这种方式,小青才能吐出绝对说不口的话,而更怪的是,当她面对一直微笑聆听的“徐医师”道着这段“故事”般的谎言时,小青却把自己在强尼住处,被他用大麻、烈酒、和药物幻了意识。

 变得神智模糊、失去一切抗拒能力。任他以种种“变态方式”整蛊得死去活来的全部经过,都形声绘影、历历在目地描述得一清二楚。

 也不知为什么,小青还特别强调:尽管她迷糊糊,趴在上把自己股高高翘起,让强尼从各种角度欣赏、拍照。

 但从头到尾,他却不曾对自己的门,表示过兴趣…只用了自己的道,和他快要出来的时候,令自己用嘴将他出来。

 整个“故事”里,小青唯一没有叙述的,就是最后和强尼,自己陶醉在无比享受中,疯狂而放时喊出的话。即使如此,杨小青对“徐医师”所坦白的“故事”不但深深刺了自己的,也引得听故事的男人兴奋起来,头的隆起得更高、鼓成像座小山似的。

 看在眼里,小青心中狂喜,便不断朝他那地方瞟呀瞟的,可是她嘴上却又画蛇添足地说:“…本来,我以为…我暂时甩掉情人,只是让他误认我另结新、而产生妒嫉,使他更爱我一点罢了!

 而我自己虽然跟洋人到他家,却是毫无企图的!真的,我只想跟他谈天、随便聊聊。但我万万没料到,他会那样…把我污了!”

 杨小青这一幅深受屈辱、泪水几乎快掉下来的模样。令自己心里都想笑。但她居然还忍得住,用水汪汪的两眼瞟着男继续说:“那…那我从他那儿落荒似的跑出来,觉得自己简直是…肮脏死了!不但背负极度的罪恶感、毫无颜面再见男友。

 更想到…如果我先生晓得他太太被人…强了,会有多震怒、还又会怎么对付我哩!”“哦…?!是吗?张太太,你居然还会想到你的丈夫!?”

 “唉…徐医师,我…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反正觉得自己…所做的,已经对不起所有的人了,就好像…谁都有资格震怒、有权处罚我!甚至我自己都认为…就算是被惩罚,也是罪有应得、该当的…”

 “其实…我先生那边还算其次,因为我本来跟他就没什么感情,加上,我背着他搞外遇也已经有好多回,一直没被他晓得,继续瞒下去就罢了!

 可是,我男友他…亲眼看见我跟那洋人走,我怎么瞒?又怎么开得了口,讲我并没有背叛他,而是被污的事呢!?”“嗯…那。张太太你…”徐立彬沉思着。

 “现在,我完全不知道该不该对男友坦白讲这事?如果他真的生气了,要处罚我,骂我、打我、甚至羞辱我。…我只知道我会心甘情愿。随便他怎么惩处,我都要忍下去…因为我实在太爱他了!”

 杨小青以对“徐医师”装出的表白,其实也是对情人的试探。“嗯…张太太,你倒真的有…强烈需要被处罚的心理喔!可是,你看来这么纤弱的体,却很可能会引得男在人愤怒时,更想对你暴,更要把你弄到吃不消、受不了喔!”

 “天哪,宝贝!原来你也是这样,会表达愤怒的啊!那太好了!”但小青仍然忖忖不安地问:“可我就是不晓得…他生气时,真会对我凶、对我动,让我吃不消、受不了吗?

 徐医师,如果是你,你会吗!?我起先告诉你我最爱给大男人任意处置的变态心理…倒是真真确确的耶!”

 杨小青变了个人似的,一面脸上无比媚,一面把自己的股在上难耐不堪地辗磨起来,然后,勾挑着嘴角,对男人娇声呓道:“徐医师!我…能不能请求你…装作成是我男友,用你最生气、愤怒的方式来处罚我?

 我知道我这样好荒谬、好不应该!可是,也不知怎的,我就是那么需要耶!啊,天哪!一想到被处置、惩罚,我底下就好那个…连裤子也全透了!”“既然如此,张太太!我就不客气了!”徐立彬由边站起来说。

 “把裙子起来,卷到上!”情人/徐医师凶巴巴地呵道。

 小青惊讶、惧怕交织,仰头瞧着男的犹豫一了下,才乖乖听命。两脚撑,抬着股把窄裙往上扯起,一直拉到自己肚子上方。呈现出她被袜紧紧裹住、虽属细瘦、但仍可显出丰腴的两条大腿。

 和大腿顶端真正感的下体曲线。仅管她害臊似地将两腿夹并,却掩盖不住像馒头般鼓起的三角尖处,袜已被所浸透的水渍了!“把腿子打开!”还是冷酷的口气…“打开来!”男人重覆令道。

 小青诺诺地问:“你…要对我作什么?”绯红的脸上虽挂出羞涩,但她还是依言照作了。张开的两腿间,袜当中的一大片,已经黏到底下的三角上…

 “好羞人喔!”“少噜嗦!张太太,自己去想吧!”弯下,徐立彬的手指探到小青户部位,隔着袜,在那肿上。

 一面鲁地扣弄,一面轻声咒骂:“别装羞了!你这水性杨花的女人!明明是一巾男人就会急呼呼自动打开、让他、让他玩都来不及的烂!还敢讲被人污!”

 “没有!徐医师,人家没有。来不及、急呼呼哇!喔…你手指头搞得人家又…难过死了!”小青急地唤着。身子更迫切地扭曲、动。

 闭上眼睛,心中浮现出自己在强尼住处,张开袜尽部,被他扣弄的情景。不住就又用英文喊出“天哪!”:“Oh,God!”

 “他妈的,连叫都是叫给洋人听的!还好意思说没有急呼呼!?”凶巴巴骂着的徐立彬“啪!”地一声,巴掌打到小青大腿内侧。

 小青尖声叫痛,两腿却分张得更开了。于是,他双手抓到小青上,扯开袜、三角的松紧带,往她股下面扒。

 小青立即稔地将两腿并拢、朝天提起,让他剥光了下体…但她还装作害怕、祈求似地说:“宝贝!人家。知道自己错了,对不起你…是该受惩罚、处置的,可是求你不要这样气…气得这么凶嘛!都吓死人了!”

 “算了吧,张太太!谁是你的宝贝!?你男友会不会处罚你,我可不知道。但换成了我是他的话,是绝对不饶恕你的!”

 “那…那徐医师,那你…就代替他、代替我男朋友处罚我好了!反正我今天…等于已经对他失去清白,就算被你再怎么样处置,也洗刷不掉污浊了!”

 “嘿嘿,真可笑!亏你还想得到…清白?也不瞧瞧你这裤子!闻闻你被污了,还会从出来的东西!脏不脏、臭不臭呀!”

 徐立彬把剥下来小青的袜、三角捏着,将那答答的渍送到她鼻子下面叫她闻。小青两眼水汪汪的、摇头闪躲,轻喊着:“不!不!”但同时却感到身子无比亢奋,连肚子里的水都发涨了!她闭上眼睛。

 不住两条腿一分、一夹,相互磨,带动股在上辗磨起来。“说!你脏不脏?臭不臭呀!睁开眼睛看着!说呀!”“我脏!我臭嘛!天哪!宝。徐医师!我。脏死、也臭死了嘛!求你就别再。羞人家了,好不好!要…就快处置我吧!”

 男人一言不发,把小青两手一拉,就将她扯下,调转她光股的身子,面朝里,然后叫她趴下去。小青乖乖依言俯倒在上,不由自主地高高耸起丰,焦急地等待男人“处置”时,心想到:“自己在强尼住处,不也是这样毫不知羞、任他处置的吗?

 为什么,为什么我每次一跟男人,就愿意随他爱怎样就怎样的支使我?!任他要怎么玩、怎么弄都可以?就连在被迫下所作的行为,都觉得特别感、刺得好有反应!难道我…真是那种变态、被待狂的女人吗!?“天哪!

 他为什么还不动手?这样子在他眼里,股光溜溜的,连我自己都快感得受不了了,他还等什么?为什么还不弄我哪?”

 小青急得要死,正要主动摇起股,才突然感觉到男人呼出的热息,阵阵在自己的沟里。感觉瓣被情人用两手扒得开开的。正“喔…”地一声要叫出来时,门眼已经被男人、热热、而且尖尖的舌头到了!“喔…哇啊…”小青侧着头,无比兴奋喊了出来。  m.mOnnXs.COM
上章 小青的情人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