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青的情人 下章
第35章 才拾起皮包
  刹那间,身子深处,第二次连续的高又抑不住地爆发了!不断地急中夹着高声的娇啼,小青猛烈甩头、凄厉地尖叫着:“啊!耶稣!我又来了!耶稣啊!我。又来了啊!啊…”嘴上用英文喊出高的同时,小青内心里,也正以中文呐喊着:“啊!是嘛,就是嘛!我是妇…早就是不要脸…透了的妇啊!大巴,我!我!像女一样,把我戳死我算了!”

 强尼猛一身,把高中的小青震倒在上,不待她惊叫出声,就迅速将她纤小的身躯翻成跪爬的姿势,并令她把贴在上的头往外侧着、好让录影机把她翘高了股的姿态,完整拍入镜头。

 也清楚地摄录下她被男人从后面时激动的表情、和动人的叫唤声。小青立刻依言照作,纯地将上身伏趴在上,分开跪着的双膝,撑举起自己的白

 习惯性地一甩头,把散的黑发撂到脑后,脸侧向外,着那明亮、刺眼的聚光灯,像对录影机镜头说话似的,哀声哀气地求着:“我嘛!

 从后头…到我里面去嘛!求求你,宝贝!别让我吊在半空中,不堪死了!宝贝,戳我!我嘛!”小青急得滚出了眼泪。

 “啊…耶稣。耶稣啊!啊…你好大。好大啊!”强尼掰开小青浑圆、皓白的瓣,淋淋的大具再度刺入她户里时,她放声地嚎叫起来,两条撑着股的大腿,连续地发抖、颤动。

 “看来,张太太也非常爱这种像母狗挨的姿势啊!嗯…?”“爱!好爱。好爱喔!爱死这样子被人了!”强尼勇猛地,小青失了魂似的尖叫着,而她那自然反应的身子,完全不须她意识的指挥,就自动、主动将股连连耸高,接起男人具的出入。

 在他愈来愈急促、愈来愈大幅的节拍下,小青很快地又在止不住眼泪的哭喊中,嚷出了她今晚的第三度高了!“天哪!啊…哦呜…哇啊!我又出来了!

 又出…了啊!宝贝!我!我!。我。啊!我…要死了!舒服。死了啊!呜…呜。呜…呃啊!呃…”当小青如断了气般地呜咽着时,她几乎已虚的身躯又被男人提了起来。

 强尼站在上,像抓小兔子似的,把小青两臂拉着跪坐、面向那仍然高高举的、沾满了的大茎,然后令她他的巴。神智不清的小青,脑子里一片浑沌,想也不想地就引颈仰头、张大开嘴巴含住那硕大无比的头,拚死命似的了起来…

 小青的嘴虽然长得还宽阔,但一套上强尼的大头,仍然是被撑得满满的,几乎要透不过气。以致她一面、一面连鼻翼都闪呀闪的急促呼吸,喉咙里阵阵娇哼不止。

 而当强尼以手托在她的后脑,开始把具朝小青口里时,她终于再也忍不住哽噎,连连迸出唔的声音。

 同时瘦嶙嶙的口也都像痉挛般地搐着…而大颗大颗的眼泪就又滚下了脸颊!“可爱的金柏莉!得真动人!既然你已经快乐了,就把我强尼也出来,让我全都给你喝下去吧!啊!好舒服,张太太的这张巧嘴,真是人、惑到极点了!啊…吧!用力、拚命吧!啊!啊、啊…”强尼出了大把大把的…像半昏了似的杨小青,嘴紧紧匝在强尼的茎上,放开了喉咙,让那强而有力出的、热烫无比的、浓稠的浆汁,一股接一股地进自己喉咙里。

 直到男人全都完,她才咕嘟、咕嘟地,像喝浓汤似的,全数咽下了肚。强尼下了,拈熄聚光灯,关上录影机之后,回到边,瞧着瘫痪在那儿的小青一直笑的不语。

 而小青好不容易半睁开眼睛,对他也无语地望着时,她才渐渐想到自己今晚从“银星”出来之后,所作的一切,竟是像一场梦似的,那么虚幻、虚无…

 而自己一直追求的,心里真爱、真正爱自己的男人,却早已不知去向。眼前唯一的“真实”只是自己赤的身体,在深夜的台北、一个陌生男人的房间里,不知所措!而唯一奇妙的感觉,是他刚出的,在自己喉咙里散发的“芳香”

 是自己身子底下,连番爆发了三次高之后,从户到子里,还持续的慰藉与“足”只是,这一切都多么荒谬、多不可思议啊!***杨小青从强尼的住处,落荒似的出来。一个人独自由小巷中走向大街,这时已是清晨三点钟。她看见巷口不少计程车等候由“银星”出来的顾客。

 莫名其妙地期盼“情人”徐立彬还会在舞厅里、或在巷口等自己出现。小青的心,觉得更需要他了!她走到舞厅门口,左右张望,希望徐立彬会“奇迹”似的出现。很多计程车司机问小青要不要车。小青怕怕的,不敢坐。小青看表,知道已是清晨,该“回家”了,但是她不要、不敢回去。

 她想到如果王晓茹还跟徐立彬在一起,可以拜托她打电话回去,对管家说自己酒醉了在王晓茹家过夜。

 这样,自己再想办法和徐立彬单独在一起,直到天明。仅管她还想不出如果真的再遇到他们,自己将如何摆王晓茹,但是小青却已经盘算着和徐立彬见面时,自己要怎么面对他、以什么藉口解释自己跟强尼一同不告而别相偕离去的行为。如果徐立彬问的话,怎样对他解说自己和强尼发生的“关系”…小青想到。

 或许要编织一个在大麻烟和酒醉的状况下,糊里糊涂被强尼的“谎言”博取他的同情、怜惜。那样,自己就可以名正言顺地要求用浴室洗净身体的污秽,求他“照顾、安慰”自己。

 然后,在他面前让他仔细检视自己被“凌辱、暴”后的身子和私处…在徐立彬因为看见自己的体而兴奋时,表现十分想要他、需要他的感情。但又告诉他,自己的户、嘴巴、都已经被别的男人弄脏过,不能再接受他的“爱”了,整个身子,只有股眼还是干净的。

 所以…只好让他进入门里,在股里面爱她了!幻想着这景象的小青,愈加殷切地盼着:刹那之间,徐立彬就会现身在眼前,不顾一切地拥抱住自己,狂烈地热吻在自己的上。小青期望着“奇迹”的出现…结果…从强尼的单房公寓,杨小青连走带跑地出来,像落荒逃难似的独自奔向电梯。

 由镜中看见自己一头蓬松散落的头发,和一身零不整的衣衫时,心里想到:来的时候那么兴高采烈,满脸笑容、意盎然的我,现在竟成了这种样子!

 不惶恐万分地赶紧以手拂拢头发、整平身上满是绉摺的衣裙,尤其是刚才在强尼那儿,由浴厕间急忙冲洗了身子、跑回房里,在他面前尴尬无比地匆匆着衣时,羞惭到了极点而只想立刻离开那个地方,连罩都没整好,就把薄衫穿上,竟连钮扣都扣错位了、在窄裙里,现在仅管有薄麻外套半掩住,还是照样会出不平的凹凸。

 而窄裙的肚子那边,更明显现出了底下未理好的上衣尾。裙子上也因为久经卷裹起来,一道道的横摺纹,怎么抹都难以抹平…

 而响着清脆铃声的电梯,马上就要下到一楼的大厅了!“天哪!这怎么是好?那警卫看到我这样子,不要把我想成是…”

 小青慌忙地按下电梯三楼的按钮,电梯一停,就奔出刚开的门。在昏暗无人的走廊尽头,看到安全楼梯的标示,像逃犯似地偷偷摸摸急走了进去。

 才松下一口气,迳速将皮包搁在阶梯上,把上衣衫由窄裙拉出、将罩整理吊好、调整扣错的钮扣。再两腿分撑着窄裙、解开裙扣,把上衣弄进去、理平了后,不断以手抹掉裙上的绉纹。

 “没想到,这种尼龙混纺料子,原来也还是…经不了摺太久的啊!”一面抹,小青一面想着。

 但当她的手抹到窄裙的侧,往后面触到自己圆圆的股时,不全身打起了一阵颤抖,就好像又被男人摸到似的,竟不自觉地把向后翘了翘,手指头在凹陷的股沟里抹了抹…“不行啊!都是什么时候了,我还在这样…作这种事!”

 小青惊慌地告诫自己,停止对自己的抚弄,然后,她才拾起皮包,掏出小镜、口红、和粉饼,在楼梯间里黯暗的灯光下补妆。看见自己原是薄薄的,因为不断狠命食强尼的巴而肿了起来,连外的上下巴都有点红红的痕迹。  M.MonNxS.cOM
上章 小青的情人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