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青的情人 下章
第31章 无数粿体人群
  只能勉强抓着它,用力,同时,她也如花般的绽开了笑靥,对强尼抛着媚眼,好感动地唤道:“哎哟,宝贝…人家早就要你用这…好大好大的…巴,跟我作爱嘛!

 再不给人家,人家的快乐就要变得…好不快乐了啦!宝贝,宝贝…来嘛!来嘛!”“好吧!金柏莉,既然你这样等不及,我就给你吧!

 不过,你得让我…再拍几个你部无比人的镜头,把你为男人而扭股的感、妖媚留下写真纪念…我答应你,拍好了,我一定把你弄到快乐的要死,比做神仙还痛快!”说完,赤的强尼身下,留下全身也是光溜溜、一丝不挂的小青、在聚光灯下翘高了股。

 “原来,他也是喜欢我…这种姿势的啊!”杨小青想着时,耳中听见的,是音响里播出不知何时取代了非洲音乐的、阵阵袭来的海声,彷若涨落不息的汐,拍打着沙滩。

 如波涛擎天卷起、又以雷霆万钧之势掷泻在汪洋中。也像巨冲击在岩石上、碎裂成万千白雾般的水珠,汇为洪、洗刷着崖岸…周而复始地,起伏、漾。周而复始地,澎湃、汹涌…“喔…喔…啊!”小青一声声地唤着、呻着。有如随波逐、在海中载浮载沉、飘摇漾,而她的圆也跟着节拍,扭摆、旋摇…先是款款委婉地、一波接一波地曳着、晃着。

 然后又一轮接一轮地转着、甩着。到最后,她白白的股就像涛般烈地、两拍当一拍的猛扭了起来…“扭得真美!金柏莉?你喜欢这样…扭股的,对不对?”强尼问她。

 “喔…是!我喜欢。这样扭…”小青扭着回应。[喀嚓!]“你的男人也一定爱看你这样扭股的吧!嗯?”

 “是啊!他们…一看我这样扭,巴就会好大、好硬了耶!欧…喔!宝贝!你…你也爱我的…股吗?”小青回首望着男人问。“当然啦!甜心,你的股真…可爱极了!”

 强尼赞着。[喀嚓!]强尼一面赞美、一面将相机移近,拍摄小青圆的特写镜头。[喀嚓!]他还叫小青把跪着的两腿向外更分开些,要她两手,把瓣扒开,好让他拍她美妙的门、和底下丽的户。

 小青完全依言照作了,用肩头抵着,两后向后伸到上,剥开两片瓣,将自己“最隐密的私处”毫无遮掩地呈在聚光灯下,任由男人[喀嚓、喀嚓!]地摄入镜头…在阵阵不绝的波涛声中,小青的脑海里,彷佛看见自己被“第一任男友”教导着如何以跪爬在上的姿势,让他从后面入。

 看见自己一次又一次,在不同的汽车旅馆房间里,翘高了股,让“现任男友”在后面两手拉着自己的、猛烈地往底下的里戳。

 戳得自己大声呼嚎、叫个没完。她还看见自己被那个银行经理…查理,用具形状的塑胶钜门时,高一直不断,当然,也看见自己在儿子家庭教师…坎的住处,和他玩着的“”的游戏…

 杨小青感觉自己的到大腿上了!疯了似地甩着股,喊着:“啊…宝贝,我得连水都…滴出来了!啊…宝贝…我吧!别让我再等下去了!把你的…大进我里头,让我快乐,让我足吧!”小青已把下午才跟她在台大校门外茶艺馆里口的“情人”…徐立彬,忘得一干二净了!***

 夜深的台北,被阻隔在强尼单房公寓尽垂的帘幕外。房间里,阵阵的涛拍岸声中,夹杂着海鸥的啼叫,和遥远的船笛…不多时,隐隐传来恍惚而飘渺般的电风琴音,彷佛正奏出欧洲中古时代的宗教乐…

 延绵不绝鸣响的琴声,愈来愈清晰、愈来愈婉转抑扬。像髯髯升起的仙乐浮上云霄,腾入夜空,然后,当它再如飞驰四散、奔向无穷的万丈金光,将要使天堂里才有的极乐,充斥于整个房间之际…

 空灵中却顿时响起了低弥、沉重而混浊的僧侣唱,似盘绞于黑森林里的缕缕蔓藤,在的昏暗中,纠途失足的旅人…

 丝毫不肯放松他(她)的肢体,并将缓缓地、一步步噬咬、侵蚀他(她)的骨…仰躺在上的杨小青,娇小的身躯随着阵阵男声齐唱而扭曲、动。她的两手像不断挣扎着什么。

 一会儿揪着褥罩单、抓着枕头,一会儿用力在自己体上、抹,像要赶走、却又拂不掉那纠裹在身上的藤蔓。被它如无数活生生盘曲、动的蛇蟒、蜈蚣、和蜴蜊、毒,盘旋、绕自己的四肢。

 并且不住在体的上来回爬行…前一刻,在波涛汹涌、花四溅的海声中,小青才迫切地对初识的强尼哀祁不要让她再等待,急乎乎地求着男人、要他用大进自己体内,给予她“快乐”、令她足…

 曾几何时,她却如身陷蛊毒、魍魉的地狱,在泥泞里腐蚀的枯叶、死去的鱼虾、、和为沼泽所溺毙的狼狐尸体间沉沦、挣动…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原来,强尼在小青急忙求着要他上作爱时,他又让小青下两颗药丸:其中一粒是“快乐丸”

 而另一粒,却是台湾正流行、俗称为“强片”的FM2。仅管今晚杨小青早已丧失了身、心的理智,根本完全不在乎跟谁上

 而且她高涨的体,也在历经这天黄昏和徐立彬在茶艺馆里“口”、及晚餐后在“银星”与男人贴身狂舞的刺下,亢奋无比,早就准备要接受男生殖器的入了!

 然而,这位从英国到台北来的记者兼摄影师,他似乎并不足仅仅勾引一个漂亮的女子上而已。他还要女人在意识模糊的状态下,任他用相机、录影机摄录下她火中烧时的媚、和体被男人享用时的疯狂。

 以基础于白人殖民者优越感的心理,占领、征服他心中所谓“异国情调”的东方女人。用近似变态、甚至的方式,来押戏、玩被他男意识所“物化”的女体…

 即使强尼不知道这些缘由,也不可能承认他具有这种心态。但他毫无兴趣了解杨小青的感情与行为,仅用言语技巧、酒药物、及奇幻的音乐,就令她蒙蒙瞳瞳地任由摆布。

 而且饥渴不堪地索求体慰藉、和感官望的足,却也是不争的事实。只是,此刻小青的思维已完全混淆模糊、情绪紊乱不清,对眼前发生的这一切,早就无能质疑、无力抗拒了!

 她只觉得自己整个身体上下、由里到外,都出奇的异样,所有的器官都极度感起来,彷佛身上任何一个部位,都不能再接受丁点的刺

 更不用说体内如烈焰般的之火,已点燃了每一条神经、每一缕筋脉、每一束肌。就像身子里的油膏、脂肪都熊熊地灼烧着。被煮开而沸腾的血、和一切能分泌的浆汁,都从五腑六脏滚滚溢出,溶化掉全身的骨骼、一直进每一寸肌肤里…

 小青赤的躯体,在上忍无可忍地阵阵搐、颤抖。抑制不住地连连动、翻腾…双手像抓狂似地扯头发、猛捏两、弄自己的头。

 两腿一分一合地大开、紧闭、又大开、紧闭…她的股如磨子般不停地旋磨,抬起、落下、又抬起、落下…

 她用手抓住自己黑茸茸的一大撮,扯着它。揪着自己瓣、急促那粒已呈紫红色的核…[喀嚓、喀嚓!喀嚓…]强尼不放过机会,继续抢拍小青此刻的情状,而三角架上闪着红灯的录影机,也自动将这令人心悸的景象。

 和在僧侣齐唱声中,杨小青阵阵的呻、呜咽。凄厉的嘶喊、哀号。与延绵不绝于耳的、迫切的呼唤和啼叫…无遗地、忠实地、摄录了下来。

 似圣乐般抑扬的电子琴声,和男僧以低沉音调阵阵齐的咏唱,谱成极端强烈的对比。俨然有如深陷在泥泞中的旅人,挣扎、渴望着遥不可及的、腾云驾雾的解与自由。

 它轮番替换、错杂交织成一片像绪(Borsch)的名画中,无数体的人群,在仙境的愉悦中极乐狂

 然后又被送到和炼狱的岩浆里,受尽折磨的景象。浑沌中,杨小青彷佛感觉自己也逃不出同样的命运,像注定了要承担、忍受这今生今世的苦楚,才能离苦海、品尝到人间仙境的愉。  M.mONnxS.Com
上章 小青的情人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