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青的情人 下章
第21章 时间还早话
  也少不了换张家长、李家短、谁跟谁婚姻出状况、或谁与谁有的八卦消息。但说来说去,不管王晓茹怎么问,小青总把自己和其他男人的事,藏得密不透风。

 当然更绝口不会提和徐立彬见过面的事。王晓茹以不相信的眼光盯着小青:“你会没有过外遇?不太可能吧!”“真的,我发誓,我…从来就没有…”小青结结巴巴回应。

 “好啦!不你就是啦!对了,你知道吗?徐立彬人也在台北,在台大讲座,满了不起耶!”

 突然冒出这“消息”杨小青顿时楞住,只保持沉默。王晓茹没注意她的反应,还一股脑地带着毫不掩饰、十分仰慕的口气说道:“你知道,他每年受邀返台讲座,都好受重视,俨然是个名人了!去年我还跟他见面,一道去参观他顾问的”彰滨填海工业区“。

 他说他的建议连总统在考虑时都采纳了哩!”“哦!那…那今年…你会不会也…?”小青喉咙里干干的问。“那就不知道了。

 也许我们都找他…他就不好意思不挪些时间吧?”“不!要找…你自己去好了。别把我拖下水,人家还是有家的呀!”“哎哟…你想到那儿去了嘛!我们不都有家吗?难道结了婚,男女同学就不能再见面吗?这观念…未免太迂腐!”王晓茹坦然应道。小青更不安了。

 她极想知道徐立彬跟王晓茹之间有什么,但又开不了口。只好诺诺地吐了一句:“没什么啦,大概我脑子…还太古板吧!”王晓茹突然又想到了什么,兴奋地问她:“对了!讲男人讲得差点忘掉,刘婧也到台北一个月了,她说大后天要回西班牙。我们明天晚上就找她,同时把徐立彬也叫来,大家见面聚聚,怎么样!?”

 “啊…?明天晚上?我…”小青心里叹着。她知道如果王晓茹这样安排,自己和徐立彬的“幽会”就泡汤了。

 但是她也想到,自己每次回台北,跟所有的大学女同学都见面聚会的,这回,就更不能因为要跟徐立彬私下约会,而推掉。何况,愈是找藉口不参加,也愈令人疑心呀!“就这么讲了吧!你也别找藉口缺席,一定来吧!我这就打电话。”

 因为需要藉王晓茹走开时,好好理一下被打的思绪,杨小青没有提她皮包里有行动电话。再说,她也不敢面对王晓茹跟徐立彬在电话交谈时,自己可能会出多么尴尬的表情。

 “天哪!希望你还在演讲,接不到电话!拜托!千万别答应!或者,改一天也行,至少,我还有机会先跟你商量,也好些啊!”小青几乎想乘独个儿时,先拨行动电话给他,但又害怕来不及会被拆穿,只好干坐着,心如麻地等候。

 而肚子里的都涨涨的,快小出来了。十分钟后,王晓茹笑咪咪地回来,兴致高昂地说:“成了!明晚七点半,大家在紫滕轩见。刘婧跟徐立彬都答应了!”“噢!那如果。我到不了,就是我先生他…”小青语无伦次地说。

 “哎呀…你真婆婆妈妈!跟他讲你有你的社圈子,不就得了?咱们走!一齐上厕所去!”王晓茹嫌小青推烦人,建议一道去洗手间。小完便,两个人在洗手槽镜前补妆时,王晓茹对小青带着暧昧的语气问:“嗳…你知道吗?徐立彬跟刘婧…可能有某种关系唷!”

 “啊…?什么关系?你…怎么知道?”小青心头一紧,反问王晓茹。“听刘婧电话口气猜的呀,她说她听人讲徐立彬人也在台北,只是一直还没机会跟他见面,可是她又说年初到纽约,曾经找过他…你想:刘婧才刚恢复了单身,徐立彬又那么风倜傥。

 虽然已有老婆小孩,却还单独招待她…加上女的爱玩、男的又来者不拒,当然就极有可能呀!”王晓茹叽哩咕噜机关似的说。

 “哎哟…好缺德唷!无凭无据…就把人家讲得那么不堪。说得像真的一样!那…你呢?你自己不也那样,跟他去了什么填海工业区么?”

 “嘻嘻,小杨!我就猜到你会为徐立彬辩解的,可是别忘了,明天咱们三个女的,会他一个男的,本来就该是…”

 “三娘教子呀!”王晓茹和杨小青异口同声地说完,哈哈大笑了起来。由远企大厦驶往晶华饭店去应酬晚宴的车里,杨小青想到明天,就掩不住愁容满面的。

 除了为原先跟男人约的幽会,将被迫改变而不安。也为喝下午茶时,王晓茹提到她和刘婧都跟徐立彬单独见过面的事,感到心绪紊乱极了。“太太玩得开心吗?”司机老姜一面开车,一面由后视镜中问小青。“哦!还好…”小青被惊醒似的,敷衍回答了一声。她实在不想讲话,便保持沉默。但由后视镜里,她看见老姜仍瞟着自己,不由得想起昨晚的梦,和在梦中,自己对老姜说愿意跟他多谈谈、多了解了解的话。

 “每次回台湾都这样,社跟应酬不断,好忙喔!反而是在美国,日子过得轻松悠闲多了!”

 小青主动地说,但讲出又觉得不妥,便住了口。在晶华饭店的晚宴上,杨小青心不在焉地“应酬”心事烦恼着她,终于耐不住了,她藉口上洗手间离席,跑到楼下旅馆大厅的厕所旁打电话到福华饭店给徐立彬。

 问他明晚的约会怎么了?另外,有关王晓茹和刘婧…但徐立彬接电话的口气,好像他正在忙、不能多谈,只答应了小青的请求,说可以将见面时间提前到五点钟,在校门口见她。连小青关心地问他吃过晚饭吗?都敷衍地只说“有啊!”两个字。小青感觉喉咙里有好多话,却又怕讲出口,自讨没趣,只说她明天五点会在麦当劳门口等他,然后就挂了电话。从晶华饭店回家的途中,在半醉的丈夫身旁,杨小青不语地满怀着心思。

 只觉得丈夫放在她腿上的手好讨厌,令她作呕。她知道,今晚上了,丈夫一定又要把自己当女般地嫖了。果然如她所料,杨小青半醉的丈夫,在上要求“敦伦”

 小青无言、无奈地等他完事后,沮丧地跑进浴厕间,坐在马桶上那只菸时,竟不能自拔地幻想起徐立彬跟王晓茹、刘婧作爱的情景。

 疑心和嫉妒占据了她的脑海,而更不可思议的是,小青的身体居然也会在幻想的刺下,产生冲动,变得亢奋无比了。

 “天哪!你…怎么可以跟人家才有过,就又…跟别的女人上?难道我爱你爱得还不够?难道我还…不够感,不能足你?”

 小青心里呐喊着,手指急促地自己张开的腿间、掉的核。在感受体内强烈空虚,和需要被大具填满的、望中,嘶喊着:“哥…我,我嘛!只有我…我一个人,才是爱你的嘛!求你不要跟王晓茹…

 不要跟刘婧搞,好不好?“啊!宝贝,宝贝!让我给你舒服,让你的巴消魂!哥…啊!戳我,我的吧!只要你爱,我…到纽约去找你都可以,只要你要我,我什么都愿意嘛!”小青自的高,和她激动到极点的眼泪。

 同时迸了出来。***在正值下班的尖峰时间,新生南路车水马龙、行人携攘的人行道上,杨小青焦虑无比地等候徐立彬。

 五点一到,他掬着满面笑容出现了,对她说:“没想到,咱们两人的约会,会变成一大伙人的聚餐!还好你能先出来跟我会面,不然在其他人眼前,我们可就尴尬了…”

 “谁叫你要答应王晓茹嘛!?把人家先约好的放第二位,本来可以整个晚上在一起的,搞得时间又要不够了!加上,还有正经事要问你、要跟你谈…”小青呶起娇嗔地说。

 “问我?谈什么?怎么?我们享受彼此还没两天,你就正经起来,要谈判啦!?那,那咱们还玩不玩呢?”徐立彬的手揽住小青的。“在马路上,别搂嘛!哎哟,人家心里矛盾死了!”小青扭了开说。

 “这样吧,我们到一家茶艺馆去谈,聊到你满意,再去紫滕轩跟另外…其他的她们见面,好吗?”徐立彬建议之际,脚步已经移动了。

 “好吧!那,不过等下在紫滕轩完了以后,时间还早的话,或许我们可以…再去那家宾馆吗?”杨小青跟着男人的步伐,边走边问他。

 “可以啊!只要你不嫌太晚,我当然奉陪!”“幸亏我先生…晚上也要出去,说是跟人约好了打牌,其实谁晓得?唯一可以确定…不到清晨三、四点,他是绝不会回家的!这样,倒给了我们能相处久一点的机会。”  m.mOnnXs.COM
上章 小青的情人 下章